本报评出国内十大财经新闻

日期:2018-12-24编辑作者:射击频道

  今年5月份,习在河南考察时提出“新常态”的概念,这是新一代中央领导首次以新常态描述新周期中的中国经济特征。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则对“新常态”进行全面系统的阐释。认识新常态,适应新常态,引领新常态,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经济发展的大逻辑。

  所谓“新常态”就是:增速正从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增长,经济发展方式正从规模速度型粗放增长转向质量效率型集约增长,经济结构正从增量扩能为主转向调整存量、做优增量并存的深度调整,经济发展动力正从传统增长点转向新的增长点。

  为主动适应新常态,今年决策层致力于通过深化改革来驱动经济发展,大力简政放权,进一步释放市场活力,创新宏观调控思路和方式,培育新的增长点,力促稳增长与调结构的平衡。

  2014年的反腐可用“雷霆万钧”来描述,其规格之高、范围之广、程度之深,改革开放以来前所未有。“高压反腐”正在重塑中国政治经济生态,为新一轮改革清障开路。

  7月29日被立案审查、10月27日被移送审查起诉、11月1日苏荣人大代表资格被依法终止、12月22日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这印证了习总书记此前反腐宣告:要坚持党纪国法面前没有例外,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决不姑息。

  自上而下的巡视揪腐、延伸全球的“猎狐”追逃、兼具专业性与中立性的审计震慑,“打虎拍蝇”在弘扬正气的同时,对经济秩序产生重大影响。小到公款吃喝、节日送礼,大到国家重点工程、垄断领域腐败,“高压反腐”所向披靡,举国震惊。“高压反腐”常态化,对中国经济的宏观和微观影响,正日益凸显。

  2014年是中国以包容开放,不断拓宽、夯实与世界互联互通之路的一年。“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即“一带一路”)战略构想进入务实阶段,丝路基金等资金引擎蓄势待动,为沿线余国基础设施、资源开发、产业合作和金融合作等项目提供投融资支持平台。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则成为资本输出战略性平台,更好地承载一带一路战略。

  另一方面,中国在国内构建自贸区、长江经济带、京津冀一体化等区域措施,将“带”与“路”相连接,形成亚太经贸的循环链,缔造推动全球互联互通的“中国模式”。

  2014是资本市场的改革创新年。5月9日,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俗称“新国九条”)面世。作为资本市场发展顶层设计和全面深化改革总纲领,新国九条对市场改革、开放、发展、监管等做出全方位的战略性部署。

  新国九条的发布预示着经济“新常态”下资本市场发展空间进一步拓展,市场各领域、各维度改革创新的号角在2014年鸣响。

  年中,《证券法》修订稳步推进,注册制改革方案形成并上报,新一轮退市改革落地,沪港通试点启动,原油期货、优先股、股票期权推出,全国股转系统迎来大发展,证券期货基金机构创新提速,简政放权力度加大……生机勃勃的改革图景是面目,市场内在机制理顺、活力不断焕发是内核。新国九条提出:“到2020年,基本形成结构合理、功能完善、规范透明、稳健高效、开放包容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可以预期,改革持续释放的政策红利将长期惠及市场。

  2014年11月17日,沪港通正式开通。在沪港通的机制安排下,内地和海外的投资者首次可以通过委托本地证券商,经本地交易所与结算所,买卖交收对方市场上市的股票。

  沪港通在地域上联通了上海与香港,在资本市场上联通了中国与世界。它是股票市场的互联互通,又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促进资本跨境流动为宏观背景。沪港通是国家开放战略的一部分,也是我国资本市场新一轮高水平双向开放的“升级版”。

  沪港通探索出了一种逐步实现中国资本市场双向开放的新模式。它首次在不改变本地制度规则与市场交易习惯的原则下,建立了一个双向的、全方位的、封闭运行的、可扩容的、风险可控的市场开放结构,为制度与规则的逐步改革赢得宝贵的时间与空间。

  11月21日,央行时隔两年宣布非对称降息,旨在促使过高的实际利率回归合理水平,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但这并不意味着“稳健”货币政策发生转向,“总量稳定,结构优化”才是2014全年的总基调,传统意义上的总量政策开始承担起调结构的任务。具体措施如两次“定向降准”、通过PSL向国开行提供1万亿低成本资金、创设MLF和支小再贷款等基础货币投放工具。

  我国总体杠杆率已较高,走“大水漫灌”的老路只会固化结构扭曲。定向调控能在保持总量稳定的前提下,通过正向激励,促使金融机构将信贷资源更多地配置在小微、“三农”等薄弱环节。

  2014年,A股市场结束多年的低迷,由熊转牛。上证综指自2000点平台起跳,半年涨幅达到50%,时隔44个月再上3000点。

  本轮行情由银行、证券等大盘蓝筹股领涨,一带一路、自贸区、国企改革等板块表现活跃。与此同时,两市成交额急剧放大,12月5日,沪深两市单日成交10740亿元,首次突破万亿;融资融券规模出现激增,从年中的4000亿左右一路飙升至万亿。

  中国在全球经济体系中的重要性愈发凸显。中央提出一带一路、亚洲自贸区等战略规划,给“对外开放”赋予更新定义。从国内看,市场对全面深化改革的信心及预期不断增强,推进中的利率市场化改革将推动居民财产从银行储蓄向金融资产再配置。这些因素构筑了A股由熊转牛的基础。11月下旬,随着央行降息,市场流动性充裕,短期利好与中长期预期形成共振,助推A股出现多年罕见的强劲走势。

  2014年下半年来,一系列重磅措施陆续出台,标志着我国地方政府性债务改革制度框架已基本建成。

  8月31日,《预算法》修正案增加了允许地方政府规范举债的规定,赋予了地方政府合法举债的主体地位。10月2日,《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简称43号文)正式下发。这是国务院首次发文全面规范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对地方政府性债务“怎么借”、“怎么管”、“怎么还”等问题进行了明确,同时也明确提出妥善处理存量债务。《意见》明确,地方政府对其举借的债务负有偿还责任,中央政府实行不救助原则。

  若说新版预算法为地方政府举债“开明渠”,将地方债从隐形放至阳光下,43号文则清晰勾勒出地方债务治理路线图。在此背景下,存量地方债务的化解也紧锣密鼓地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

  经过长达21年的酝酿,由央行会同有关部门起草的《存款保险条例》(征求意见稿),于11月30日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存款保险最高偿付限额为人民币50万元,这一限额可以覆盖99.63%的存款人的全部存款。

  从国家金融安全角度看,存款保险制度一旦出台,意味着我国从中央政府救助的隐性保险走向显性保险,将与央行最后贷款人职责、宏观审慎监管一起构成我国金融安全网的三大支柱。从金融改革角度看,存款保险制度和后续即将出台的金融机构破产条例落地后,利率市场化的进程将加快步伐,民营银行等中小金融机构准入的制度性障碍也将破除。从微观主体来说,银行“赚了归自己,亏了国家赔”的时代结束了;储户则需合理分配自己的存款,因为50万元以上的存款不再是100%赔付。

  美国东部当地时间9月19日,阿里巴巴正式登陆纽交所,发行价每股68美元。而敲钟后两小时,经过激烈而漫长的多轮调价,发行价最终确定为92.7美元。海外投资者热捧促使承销商行使了超额配售权,最终阿里IPO融资额超250亿美元,刷新了全球最大规模的IPO纪录。市值亦超越Facebook成为仅次谷歌的第二大互联网公司。

  阿里上市,既改写了全球互联网公司市值排名格局,全球互联网四强中国占据两席,更凸显了中国经济新引擎——互联网经济的崛起。整个2014年,O2O、互联网金融、农村电子商务等新经济形态蓬勃发展,成为中国经济新常态的重要组成部分。

本文由本报评出国内十大财经新闻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本报评出国内十大财经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