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伊娜:熔炉台前的“大国工匠”――孙小清

日期:2019-01-29编辑作者:拳击报道

  科技日报记者来到江阴经济开发区靖江工业园区的康远新材料有限公司采访,在高温熔炉旁见到皮肤略发黝黑,脸瘦瘦的中年汉子,叫孙小清。也许,走在马路上,他并不起眼。然而,在单位领导、同事眼里,他可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2011年以来,孙小清被评为江阴市“十大金牌工人”,被集团命名“十佳电化工匠”。今年5月前夕,他又获得全国铁路总工会颁发的“火车头奖章”。

  用康远公司生产部副部长高峰的话来说,“无论是接触线还是承力索,生产过程中的第一道工序都是熔炼。孙小清虽然仅是一个熔炼班组长,可完全称得上是个保证高铁承导线品质的‘首’(守)闸人。他凭着自己的执着、严谨和毅力,十余年如一日,始终把好产品质量的第一关,生产成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承力索和接触线。”

  在业内人士眼里,应用于高速铁路上的接触线、承力索,是一条条“生命线”。因此,对于专业研发生产此类产品的康远公司来说,熔炼是保障产品质量的头道工序。孙小清在班组长的岗位上,深知自己和自己团队肩负的责任。

  在康远公司,孙小清从事的熔炼岗位,是单位环境最差、劳动强度最大、风险最大、责任也是最大。每天,孙小清和其他熔炼工,在40度左右的高温下,仅一台小炉子供料要2.7吨,中炉子供料要8吨,且每隔3到4小时要清炉一次。尽管如此,孙小清从没打过“退堂鼓”。

  “他这个人给我最深刻的印象就是责任心强,每次生产按照工艺进行后,总是要再去检测一遍,不是他作业的炉子他也要过去问一问,看一看。他把自己定位成一道‘铁闸’,高铁导线生产第一道工序的’守卫者’”。公司生产部副部长高峰说。

  有一次,熔炼工序按照工艺走完之后,孙小清还是不放心,坚持要求再去测试一下含量。最终的测试结果离标准出现了偏差,这也避免了回炉重造,为企业挽回了重要的损失”;还有一次,一位新来的熔炼工,在上引时忘记打开水阀。幸亏被孙小清及时发现,快速打开水凭借阀,避免了一场炉体爆炸事故的发生。

  “凭着认真、细致。这么多年来,孙小清从没出过差错,而且喜欢钻研技术,是我们熔炼岗位上地地道道的行家”。公司技术质量部副部长路超说。

  孙小清刚入职的时候,操作的是国产熔炼炉,工艺比较传统,自动化程度不如进口设备高,而且还存在合金成份不稳定的现象。面对问题,爱较真的他主动与技术质量部的科研人员进行交流,经过不断比对实验室反馈的数据,终于发现了几个分析数据的波动性较大,凭借平时细心观察和大量的数据论证,他与科研人员一起找到了合金含量波动性较大的原因。

  “孙小清结合自己的实践经验,会同技术人员一起对工艺进行了改革,经过改革后的熔炼工艺更加合理,铜杆合金含量更加均匀。新工艺不仅提高了产品质量,也增加可观的经济效益。”路超说。

  2010年,公司从国外引进了熔炼炉新设备。国外设备与国内设备区别大,在新设备投入生产之初,孙小清在外国技术人员的指导下,克服语言障碍等种种困难,加班加点,积极学习新技术、新工艺,掌握生产中的各项工艺参数,将所学知识与实际操作结合起来。渐渐熟练了各项操作技能,并推广应用新技术,把掌握的知识及心得传授给其他同事,提高了职工的操作技能。

  孙小清还热衷于研究如何提升熔炼机器的性能和延长机器的寿命。由于熔炼炉主要生产镁铜合金材料,生产过程中高温环境下镁合金比较容易与筑炉所用耐火材料化学反应,产生其它杂质,沉积于溶沟周围,导致溶沟堵塞、死炉。孙小清对熔炉内部零件进行改造,使熔炼炉的寿命从一个月延长至六个月,大大降低了生产成本,提高了产量,加快了生产进度。

  熔炼炉原先采用的水套材质容易渗水,压力大时会将护套浸湿,穿透至石英砂,湿气进入铜水引起铜水溅射,容易引起安全事故,且剩余铜水无法及时抽出,造成极大的浪费。孙小清在和技术员的共同探讨中,在使用材质的多次试验中,终于确定了一种防水性能较好的水套方案,为抽取炉内铜水赢得了时间,避免造成浪费,消除了安全隐患。

  “孙小清这个人非常好学。他经常下班后,都会来我们研发中心,总要把他工作中遇到的问题找到一个理论支撑的答案。有时候,还会把他的想法与我们进行一些交流,这种相互学习的过程对我们产研双方来说,都是非常可贵的。”公司研发中心吴静说。

  在孙小清的带领下,现在他的团队形成了一股互相学习,互相交流,互相促进的优良之风。他们个个在岗位上兢兢业业、用心钻研,争当当代“工匠精神”的践行者、诠释者和传承者。

  如今,康远公司生产的高品质的产品,应用在西(安)成(都)客专、大西高铁、兰新铁路电气化改造等重点项目上,同时在韩国、土耳其、沙特等国的项目上采用。2016年,公司年销售产值超5亿元。

本文由陈伊娜:熔炉台前的“大国工匠”――孙小清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陈伊娜:熔炉台前的“大国工匠”――孙小清